新闻是有分量的

中国国家地名信息库首次公布界线界桩信息 厦门

2019-05-22 09:21栏目:精选
TAG:

厦门最古老界桩,位于集美灌口镇田头村大岭古道的安泰宫旁。(本组图/市民政局区划地名处提供)

工人将重达四五百斤的界桩挑上山。

厦门网讯 (文/厦门日报记者 黄语晴) 近日,中国国家地名信息库开通,全国省、市、县界线界桩信息首次面向公众公布。据了解,厦门市共有24个县级界桩,这些界桩设在何处、如何设立,背后故事鲜为人知。为此,记者采访了相关部门和专家,带您了解厦门界桩的故事。

最老界桩埋设于清光绪十八年

在集美灌口镇田头村的大岭古道,埋设着刻有“长泰同安县交界碑”字样的厦门最老界桩,该界桩埋设于清代光绪十八年(1892年)正月,距今已有127年,因年代久远,石面上已长了青苔。

“集美灌口镇田头村大岭,在清代是‘泉州府同安县安仁里十五都’,与漳州府长泰县相邻,古界碑(界桩)曾是长泰县、同安县的分界标志。”田头村已退休党支部书记林基石说,其落款处刻有“长泰县王同安县李合立”,这是两县地方长官的“签名”。

公路修建前,古界碑所在的仙灵棋山大岭古道,是山重村和大岭村的主要往来和贸易通道。“以前长泰县山重村村民,会肩挑山竹、猪肉、草药等特产穿过这条古道,到大岭村的贸易市场做买卖,再从大岭村带回海产、盐巴。”曾任闽南文化研究会灌口研究组组长的白玉盛说,古界碑见证着两边村落往来的历史。

由于行政区划调整,大岭古道上的古界碑如今是海沧、集美、长泰三地的交界点。同安俚语“一脚达三县”“一条扁担横三县”,说的就是这种地理区域三交点。“名称有变化,但界线一直没变,古界碑一直在发挥分界作用。1997年厦门、漳州联合组织两市间县级界线勘定时,在古界碑边新立了一个三面型界桩,标示新的行政区域分界。”厦门市民政局区划地名处(勘界办)相关工作人员介绍。

在古界碑边,建有一座土地庙安泰宫。“‘安’取自同安县,‘泰’取自长泰县,这是两地村民出资合建的土地庙,至今还由两边村民共同管理,一起出资修缮。”林基石说。如今,土地庙、古界碑、新界桩,共同标示着区域分界,古今对比,可见区域变化的历史。

拿砍刀开路挑界桩上山埋设

现在界桩的材质是花岗岩,一个界桩重达四五百斤,除了设在公路边,还有不少设在山上。“按要求,三交点必须设立界桩,但绝大部分三县(市、区)交界点都在山高林密、人迹罕至的地方,埋设界桩的艰辛是常人难以体会到的。”厦门市民政局区划地名处(勘界办)副处长郑俊峰对这些“上山开荒设界桩”的经历记忆犹新——位于海沧、长泰、龙海三方交界的天柱山,海拔540多米,6名工人花了两天时间才把界桩、水泥、工具挑上山。

据介绍,厦门与漳州两市间的县界多是荒山,灌木杂草丛生,上山时要有人在前面拿砍刀开路。因地面长满青苔,人们走路打滑,摔倒是常事。由于路况复杂,还有硬竹戳穿鞋底等意外发生。

上山埋界桩,除了工人、勘测人员,还要有界线双方的人员在场,每次都得有20人左右。“上山时经常遇到蛇。”郑俊峰说,所幸,每次都是有惊无险。有一次他们准备上山,听当地农民说山上有蟒蛇到村里咬鸡鸭,一行人心中惴惴不安。此外,荒山不如想象中那样“空气清新”,植被茂密处几乎不透阳光,气流不通,闷热异常,他们的汗水浸透了衣服,“每人至少带3瓶水,到山顶都喝光了。”

到了山顶,一行人才开始埋界桩、测定点位等,有时山上卫星信号不佳,GPS设备无能为力,为了等待信号出现,又要多待一两个小时。

厦门界桩知多少

行政区域界线是边界毗邻方实施行政管理的依据,界桩是界线的实物见证,对促进边界地区和谐稳定、强化社会管理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。毗邻边界双方都应自觉遵守边界协议,维护法定边界线的权威性,保护好界桩,共建“平安边界”。据介绍,厦门市界线界桩管理总体较好,每条界线、每个界桩的管理都落实到村,具体到人。

1996年至2005年,厦门市全面勘定区、镇两级行政区域界线,埋设界桩27个,之后随着区划调整增减,2009年全市重设一批界桩,目前厦门市有县级界桩24个。每隔5年,全市按照全省统一安排开展一个轮次的界线联合检查,界桩为必检项目。